練筆堆放,以HQ同人為主!

【喜歡的CP,歡迎搭訕】
兔赤/クロ赤/黑夜久/鎌二/青二/金國/京矢/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皆可逆!)

【HQ/兔赤】Archi Akaashi! / 人體鬧鐘

※對、我是建築系學生……簡單來講這就是我在生活中腦補兔赤以安撫我陷入水深火熱的身心靈的產物,各位看官隨便看看就好XD,認真的文(有嗎)也會繼續慢慢寫,不好意思會更新很慢

※其實我認為木兔好像也很適合念建築,不過感覺要讓他先覺得打球打夠了XD

※195赤葦簡直帥到逆天木兔可以嫁了!然後梟谷根本就是男子搞笑團體 (附加很會打排球)啊!


人體鬧鐘


  前一晚木兔要睡時赤葦還在上網看資料,他已經好幾天睡覺時都沒有被當抱枕了,毫無拘束的感覺讓他有點鬱悶;早上出門前,赤葦坐在他的工作桌前隨口給他一句練習順利,連頭都沒抬一下,認真琢磨著眼前幾顆幾何量體模型;中午木兔傳了條LINE問候他吃飯沒,他也只說了沒胃口,一丁點多餘的贅字都沒有,表情符號也懶得按一個出去;而等木兔結束一天的行程回到家時,赤葦依然坐在那。

  木兔認真觀察了離開期間家裡有什麼動靜,可惜除了早上那幾個模型跑到桌電螢幕開著的建模軟體裡,而工作桌上貼了幾張新的草圖紙,洋洋灑灑東拉西扯的線條,他這個外行人看不出個端倪來。

  傍晚時分的天色漸暗,木兔打開房間的燈讓赤葦的工作燈再也不是唯一突兀的光源,春寒未褪的房間有涼颼颼的氣息。

  湊到那人身旁一瞧,不經打理而稍嫌凌亂的髮絲垂在眼前而雙眼緊閉,即使如此,近期常駐的黑眼圈還是很明顯。

  本來就耳聞建築是一條祭獻自己的肝才能走上的路,這個傳聞在他同居人身上得到落實,升上三年級後尤甚,加上他又是個自我要求高的人,木兔感覺很久沒看到他好好放鬆的樣子了。

  不料只是輕輕披上外套的動作也把對方驚醒了。

  「啊、歡迎回來。」

  你的黑眼圈超重的、到底幾小時沒睡啊、都沒吃飯嗎、你們的老師都不會因為虐待被抓去關嗎等等的問題在他腦中翻來轉去,最後他只好問:「到底──是還剩多少東西要做啊?」

  「把現在這個檔案實體模做完、排幾個配置的版面、還有……算了,反正你也聽不懂,總之,有點多。」說著一邊揉太陽穴一邊露出無奈的模樣,這表情木兔不陌生,畢竟自從他們搭檔打球開始自己就常常把赤葦搞得一個頭兩個大,而後來他的作業也加入了木兔這個製造困擾的陣線。

  「先睡一下?我覺得你看起來快死掉了!」木兔誇大著,認真做出驚恐的表情,好像他真的下一秒就會升天。

  他們經過一小番鬥嘴才讓赤葦答應先去睡一會,大多還是赤葦妥協了,不然光憑嘴上功夫木兔絕對構不成對手。好險木兔的專長就是擺一副任性態,大有你不去休息我就在這邊跟你耗這樣的意思。

  「一小時半後叫我。」赤葦的眼神滿是不信任,木兔一口一個好、絕對會做到。

  赤葦撇撇嘴,還是鑽進被窩,他其實真的很累了。

  而木兔很快地把自己洗乾淨,剛出浴的身體熱烘烘的,躺上床時盡可能憋住身體讓動靜縮到最小,以免吵醒對方。赤葦是感知到了他的存在,但意識並沒有甦醒,四肢憑著本能般攀上熱源。

  身為總是被寵著的一方,木兔在這種時刻才特別有存在感。

  看著赤葦的眉頭舒張、有時靈感匱乏或休息不足而有些僵硬的臉部線條漸漸柔和,感受緩緩要跟自己體溫達成平衡的他的肌膚,木兔在心裡跟他道歉,作為一個人體鬧鐘,他要不知道第幾次失職了。  

  祝你一夜好眠。


  赤葦悠悠轉醒時房內一片漆黑,木兔也不知跑去哪了,充斥全身的飽足感讓他心裡一慌,拿出手機一按果不其然已經半夜四點多。他顧不得夜間寒意直接從棉被裡竄出、衝撞冷空氣,如果不這麼做下一個涼透的就不是他的身體而是心靈了。

  快步走進有工作桌的書房,沒想到看到的是不久前還跟他信誓旦旦說會叫他,他明明確確設定好的人體鬧鐘。

  「啊、赤葦!」木兔拿起手中意義不明的紙板模型,「看我做得不錯吧!」

  赤葦原想責難他不叫自己起床,但了解他也是一片想讓自己休息的好意,何況居然還半夜幫他做模型,頓時心又軟了──如果他沒有走近看的話。

  紙板邊緣歪歪斜斜、切割處都是刀工不俐落造成的毛邊,與之結合的還是自己花一整個下午仔細雕琢的前半部。

  ──他差點忘了,木兔的弱點某一點裡面好像就是手工藝成績很差。

  「……還真是感謝你。」赤葦咬牙切齒地說。

  大家都說搞建築爆肝、爆肝以及爆肝,赤葦覺得那都是瞎扯,不然自己的肝火怎麼還能時不時就燃燒一把呢?


  fin


评论(8)
热度(89)

© 辣炒海瓜子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