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筆堆放,以HQ同人為主!

【喜歡的CP,歡迎搭訕】
兔赤/クロ赤/黑夜久/鎌二/青二/金國/京矢/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皆可逆!)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12

12.沒有語言的夜 


  「沐浴乳跟洗髮……」 
  「旅館會提供。」 
  「這裡有兩條新的毛巾,你喜歡橘色還是藍色啊?」 
  「都可以……就藍色吧。」 
  「啊、我們家的暈車藥擺在哪啊──」 
  「我們兩個都不會暈車,根本就沒買這種東西好嗎。」 

  明明是自己要跟隊友們出門,公司出資的員工旅行,同居的男人卻顯得更興奮,在家裡東竄西摸幫他準備用品。 
  反正也對收拾行囊興致缺缺,赤葦索性開了罐啤酒,坐到沙發上看電視,放東西、拆封、來來回回,身後一人也能製造的熱鬧聲響完全充耳不聞。 
  ...

+

【HQ/川白】Prospective Prey 02

  班導師在下課後給了川西一個信封,接下的同時他心裡暗怪那所大學的張揚,校徽張牙舞爪地覆住整個白底的封套。同樣收到的另一位同學向他使了個眼色,隱含著一絲期待、一絲不安,更多的是對彼此的鼓舞,川西點點頭,此時班上的同學已經以他們兩個為中心開始聚集鼓譟。

  而川西微微錯愕地發現,他心中想的竟不是會不會錄取的忐忑,而是無論結果如何,他想讓那個人也立刻知道。

  白布傳來的貼圖是隻驚嚇得誇張的兔子,這麼刻意搞笑的動作很難在本人身上看到,如果要川西回想,會給他的主將的評價應該是帥跟可愛。然而那張貼圖隨著上課鈴響再無下文,川西看看時間發現這節白布班上該是數學課,白鳥澤出了名的嚴師。...


+

【HQ/川白】Prospective Prey 01

  二年級校園祭時,白布在班上角色扮演活動中飾演小紅帽一角,幾乎全排球部的隊員都前去觀賞,合照至今還存在他的手機裡,照片中白布又是一副冷淡的表情,川西依稀記得是因為五色忍不住大讚服裝太適合了。 
  雖然認識白布的部員們絕對了解他才不像纖細的外表一般溫馴。 
  「比起小紅帽,你更像獵人吧。」 
  川西忘記他是否有將這句心聲說出口。 


  清晨五點三十五分,睜開雙眼;看似過得散漫,其實川西的生理時鐘非常精準。 
  盥洗完畢的例行公式便是直接打開斜對門的房門,把睡在一側的現任部長搖醒,並三番兩次確認對方的意識真的清明...

+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11

11 Follow me.


  不知道能在一起多久,這個疑惑偶爾會被想起。 


  赤葦站在一片草原上。 
  準確地來說,是一片荒原,而在前一刻那還是一望無際的翠綠。
  一瞬大火燎去一切,只剩足下方圓殘存著一絲生機。緩速在視野播放著:上一秒搖曳著露水的葉緣燥乾、泛黃、焦黑,最終被吞沒。 
  溫度漸漸升高,他感受到意識伴隨水份離開身軀,麻痺於橘紅火光的雙眼不再疲勞。 
  啊、聽說在被燒死前,會先被濃煙嗆死? 
  他略感無奈,自己在即將逝去的時刻竟想著這樣的瑣事。 
  而如果有什麼非得回憶不可的── 

  「...

+

20160508隨手

  那個人養過各式各樣的寵物,球藻、水晶寶寶還算小意思,更甚,連醃菜、土壤、灰塵都被開發入他的寵物範疇。
  「你沒有考慮過養貓貓狗狗嗎?或是倉鼠之類的。」
  「那感覺很容易死掉欸,死掉我會難過。」
  「這樣喔……」

  後來他漸漸明白,那個人對恆久不亡事物的嚮往。
  「那我下次想到什麼感覺能養的再送你吧。」

  可以的話,那是一份永遠不變的感情。
  

+

20160320 兔赤、クロ赤

※打其他文中途的小段子、下一篇希望是五色白布!

※對了之前的回復我晚點都會回的、最近也是時間很零碎真抱歉!


關於手機桌布與少女心?


兔赤的場合


  木兔推開社團辦公室的門時赤葦站在標有自己名字的鐵櫃前,已經換好一身運動服。

  「啊!」木兔突然想到什麼似地,兩個跨步蹭到赤葦身邊,從制服口袋拿出手機、按下HOME鍵硬湊上去到對方眼前。

  赤葦抿起嘴,打量照片中的人,上身只著梟谷的冬季制服襯衫、長袖挽至七分的長度,右手舉著銀色湯匙、桌上的咖哩飯殘存不到三分之一,掛著不易察覺的滿足神情而彷彿對拍攝者的存在毫無知覺。

  「我把手機桌布設成赤葦的照片了!」木兔說,邀功似地。...

+

【HQ/兔赤】感覺派

※色鬼赤葦系列第一彈(?)

※最近各種壓力大,腦中的赤葦也越來越エロ,雖然我一直都相信他超色

※短短的純敲鍵盤紓壓,還有因為我一度想把自己的排球鞋換成跟赤葦同款,但好像其實不存在,黃色好好看XD


感覺派


  「話說那雙黃色的也很久了耶,架上已經沒有同款的了。」木兔認真打量一整面牆的排球鞋,看來看去標誌以黑跟紅為大宗、偶爾穿插藍色,若是女款甚至還有粉橘色,就是沒有熟悉的螢黃──雖然那螢黃早已隨年月變成黯淡的土黃。

  「啊、有點可惜呢,那試穿一下這雙紅的好了。」

  「紅色也不錯欸,畢竟是『赤』葦嘛!」

  赤葦無視於前輩無聊的接話,直接轉身向店員詢問尺寸存貨,沒想到等自己...

+

160309 クロ赤

※深夜來點不深夜的純情小段子


  赤葦反覆在好友列表將那個人的名字戳開,跳出的方塊中有著圓邊剪裁的黑貓照片,重複第四次時他輕輕將拇指滑上聊天選項。突然間他感受到自己的一吐一息都很明顯,整個空間的焦距彷彿拉近至眼前的對話視窗。

  打字的同時心裡正逐個音節朗讀,一瞬間竟難以判斷語句的順暢與否,好像那是世界上最特別的一句話。

  『黑尾前輩你好,我是赤葦,方便跟你聊練習賽的事嗎?』

  拿自家主將的健忘當藉口主動攬下聯絡友校的責任,表現出一副可靠的樣子,實懷著其他心思的自己,真是太卑鄙了。

  將手機放進口袋,電車行進的震動跟隆隆聲又回到他的感官世界,當時眼前那麼多乘客、百種姿態,他...

+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10

※總覺得還沒消化完最近超展開的赤葦,真抱歉XD,希望以後能掌握得更好

※雖然與本篇無關,關於攻受我一直都是兔赤兔皆可的其實,喜歡互攻,而且赤葦在上面一定也很帥吧(迷妹退散


10 你的手還是這麼冷


  「赤葦!」

  溫度無預警驟降的一週讓木兔腦子難得地清醒,突然想起某件事,進家門後直接到廚房查看,果不其然一堆鍋碗瓢盆堆在流理台裡,上頭多多少少沾著食物渣滓或積著淺淺幾窪水,看起來像是三、四天沒洗了,或許兩人生活不算太多的份量尚在部分人忍受範圍內,不過木兔絕不在此列。

  家事彷彿是赤葦的死穴而木兔也不介意多做一點,所以分工向來模糊,只有洗碗這點彷彿是許多男人都牴觸的一項工作,所...

+

【HQ/クロ赤】Stubborn Romance

※我抱著一顆クロ赤的心寫,但感情狀況是兔赤←クロ,原諒我不太知道該怎麼標XD|||


  冥頑不靈。

  卻奢侈盼望。


Stubborn Romance


  會一直記得,並且一直記下去。

  身側的人雙手抱在胸前,露出一截勁瘦有力的手腕,黑髮比上次見面時長了一些,翹得不像少年時代那麼精神奕奕,高挑勻稱的身材依舊,然而是一身休閒裝扮在高聳弧狀壟罩的體育館內顯得不如往日身著球衣時搶眼。

  不變的是他注視著球場的眼神,溫柔滿溢,說不定更甚以往。

  

  一時間群眾的歡呼滯塞館內所有空氣,讓靜默著的自己感到片刻的抽離,彷彿真空之間,只聽到一句話,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加強了這種...

+

【HQ/兔赤】Archi Akaashi! / 人體鬧鐘

※對、我是建築系學生……簡單來講這就是我在生活中腦補兔赤以安撫我陷入水深火熱的身心靈的產物,各位看官隨便看看就好XD,認真的文(有嗎)也會繼續慢慢寫,不好意思會更新很慢

※其實我認為木兔好像也很適合念建築,不過感覺要讓他先覺得打球打夠了XD

※195赤葦簡直帥到逆天木兔可以嫁了!然後梟谷根本就是男子搞笑團體 (附加很會打排球)啊!


人體鬧鐘


  前一晚木兔要睡時赤葦還在上網看資料,他已經好幾天睡覺時都沒有被當抱枕了,毫無拘束的感覺讓他有點鬱悶;早上出門前,赤葦坐在他的工作桌前隨口給他一句練習順利,連頭都沒抬一下,認真琢磨著眼前幾顆幾何量體模型;中午木兔傳了條LINE問候他吃飯沒...

+

【HQ/兔赤】日不落

※投射個人感情過多導致有點歪,真是很抱歉OTL

※文中出現微量歌詞的歌是Shela的days,棋魂的一首ED,有興趣的可以聽聽,每次聽完總覺得感觸良多,我覺得也非常搭棋魂的感覺(搭配當時的劇情是佐為消失的那一段QQ)


日不落


01

  「哇,赤葦你的手好冰啊!啊、難不成,你在緊張?」

  「……有一點吧。」

  一年級就作為正選上場,何況還是備受期待的強豪學校。

  「欸──你可是跟最強的主攻手在同一隊啊,最強的主攻手的二傳手當然也就是最強的二傳手啊,沒什麼好緊張的!」

  依稀記得後來木兔好像被當時高三的前輩們吐槽了些什麼,不是很有印象了,只記得對方的手中傳來的溫度,...

+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08-09

※剛被銀魂虐回來,寫兔赤治癒心神QQ,一樣歡迎同好!


08 冷水澡 


  「呃!」

  木兔剛好經過浴室前,隔著門板聽到赤葦煩躁的一聲咋舌。

  「怎麼了?」木兔緊張地一把拉開拉門,撞見赤葦一絲不掛地站在蓮蓬頭底下,水珠流淌的痕跡跑遍全身,平常不安分亂翹的黑髮也濡濕著服貼在臉側,身體幾處還有泡沫未沖刷乾淨。

  「欸──你怎麼沒鎖門啊──」木兔手還推著門板,愣在門口。

  「怪我嗎……你都知道我在裡面了。」赤葦無奈地回話,想想反正彼此都袒裎相見不知道多少次,對方的脫線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嘛,我剛洗到一半突然沒熱水了,快把門關上,冷死了。...

+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07

※又名「赤葦的消極模式」或是「木兔的最蘇模式」(?)

※193赤葦的戲份好少喔^Q^...不過其他梟谷部員開始有戲的感覺,太棒了!


07 酩酊大醉


  「我回來了,赤葦──你要的零食跟酒也回來囉──」木兔進到家門後便開始嚷嚷,然後迎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

  「啊,辛苦了。」依舊不冷不熱的口氣,「買了很多東西呢。」

  「這給你,你先去開電視吧,我昨天有錄比賽喔!」木兔將一個較小的塑膠袋交給對方,因為裡頭冰涼的飲料讓袋子表面也結了不少水珠,觸感濕濕的,「剩下的我來收吧。」

  「謝了。」相處久了後木兔發現對方不太喜歡整理東西的性格,便總主動擔下這類的工作,久而久之也形成他...

+

【HQ/鎌二】Drunks

※原本是老夫老妻系列,為了正在進行的較長篇的鎌二練筆,卻發現根本不老夫老妻啊就獨立出來了!通篇二口沒醒過^Q^(汗)


※我最喜歡keiji再來就是kenji了!(所以?)


Drunks


  「這就是我們伊達工業的新鐵壁──」


  「最強鐵壁──」


  清脆的玻璃杯敲撞聲,鎌先看著又乾杯一次的新舊主將,恨不得將燒肉店裡瀰漫的煙霧當成菸來抽一把,明明是要歡送三年級的畢業聚餐,卻是二口這個學弟先行醉倒,一句一句胡言亂語著,好險店內沒剩多少人,老闆也認識偶爾來大啖一頓的排球隊。...


+

【HQ/クロ赤】聽著看著,想著

※明明是很喜歡的兩校的戲份,我卻快被現在的連載虐慘了,好痛苦啊QQ

※依然沒有把文寫長的勇氣,但同為二傳手排球真的太燃了QQ,所以還是挑了一點比較想寫的東西出來縮一篇,如果不嫌棄還是可以看看聊聊XD!

※其實只是想寫「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了?」時其實就是淪陷的第一步啊!

※新年快樂!


  「吶、吶!你們有沒有試過那種感覺啊?就是好像想著想著,事情就成真了──」

  「那木兔前輩,請你想像一下自己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主將?」

  

  黑尾一邊收拾著場地,一邊側耳聽著今天依然吵吵鬧鬧的友校。

  「你很喜歡梟谷呢。」兒時玩伴幽幽一句,聽似隨意,對上的是對方如貓一般時而...

+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06

※繼續腦洞開很大,可能因為是老夫老妻系列的關係XD?

※木兔是個愛糾結的少年,感覺這方面赤葦反而比較霸氣


06 睡前故事


  那是他們剛開始打職業排球後不久的事。 

  他們前後踏入職業排球界後相聚的時間大幅縮減,完全不比學生時代,更遑論幾乎天天共處的梟谷時期了。雖然都在同個城市,兩人的租屋處也選擇離各自球隊更近的地方,在密集訓練期如非特意相約,還真的見不上一面。 

  還好他們在這方面都不太偷懶,只要不是最忙碌的時刻,總會很有默契地輪流到其中一方的家裡共寢。 

  但如果其中一方不在東京又是另一回事了。


  「木兔前輩,你下...

+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01-05

太久沒登入,我很笨地弄丟了以前lofter的帳密,只好重辦一個。

以前發下誑語想要一天更一小篇兔赤但終究沒成功,終於寒假了這次不吹牛要日更,盡量努力寫。

先附上舊文連結:

01習慣性吻別

02感覺迷茫的時候+13舊疾復發

0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04學會了你擅長的事

05發現信件盒子

+

© 辣炒海瓜子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