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筆堆放,以HQ同人為主!

【喜歡的CP,歡迎搭訕】
兔赤/クロ赤/黑夜久/鎌二/青二/金國/京矢/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皆可逆!)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07

※又名「赤葦的消極模式」或是「木兔的最蘇模式」(?)

※193赤葦的戲份好少喔^Q^...不過其他梟谷部員開始有戲的感覺,太棒了!



07 酩酊大醉


  「我回來了,赤葦──你要的零食跟酒也回來囉──」木兔進到家門後便開始嚷嚷,然後迎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

  「啊,辛苦了。」依舊不冷不熱的口氣,「買了很多東西呢。」

  「這給你,你先去開電視吧,我昨天有錄比賽喔!」木兔將一個較小的塑膠袋交給對方,因為裡頭冰涼的飲料讓袋子表面也結了不少水珠,觸感濕濕的,「剩下的我來收吧。」

  「謝了。」相處久了後木兔發現對方不太喜歡整理東西的性格,便總主動擔下這類的工作,久而久之也形成他們的相處方式,赤葦也不多廢話了。

  木兔進到客廳的同時赤葦也按下了手中的播放鍵,賽評的解說混著背景隱隱約約的嘈雜群眾聲頓時打破空間中瀰漫的沉默形成的壓力,木兔將一小桶冰塊和一個裝滿零食的大盤子放在矮桌子中間,兩個人並肩坐著,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機。

  木兔一邊咖啦咖啦的咬著手中的仙貝,頭也不回地邊看電視邊評論:「哇──這個發球,不愧是外國人的力量啊,而且他大概有兩百公分吧?」

  「可惜這個球路比較好接,再平一點會更好。」

  「嗯嗯,再靠底線一點大概會直接得分!」

  「嘛,好球。」

  「啊──剛剛那球我真是緊張死了。」  

  「好高的打點。」

  身邊的嗓音一如既往平平淡淡,除了酒咕嚕咕嚕下肚的速度快了些,大概也只有木兔可以聽出藏在語調中暗暗的低落,這一陣子都是這樣。他時不時很自然地在對方手中放入零食,以免喝太快胃又痛。

  赤葦出外聚餐也會喝個幾杯,只是天生酒量不錯加上沒有在外出醜的打算,幾乎沒什麼人看過他的醉態,而木兔知道現在他卯足了勁一杯一杯不斷的就是打定主意要喝到醉,難為了酒量好的人,要醉還要努力一把。

  一直到螢幕中的比賽在第二局陷入白熱化,而畫面轉進了中場的廣告,旁邊的人才有點搖搖晃晃的意思,木兔順手接下放冰塊倒酒的工作。

  一輛嶄新泛著銀光的休旅車從原野駛進都市,柔順敏捷的弧線又融進彷彿無垠宇宙的背景,縮成一團後變形成立體的商標,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初中生在校園裡手拉手的歡樂場景,然而這些都沒人在注意了。

  赤葦的眼神渙散而木兔只是注視著他,然後順勢讓他靠到自己肩上。

  啊,果然濕濕的呢。

  赤葦的眼淚濡濕了木兔右肩的那塊衣服,後者無奈地抓了抓身上這人東翹西翹的黑髮。

  木兔感覺涼涼的,哪裡都。

  從木兔在回家路上收到赤葦請他買酒跟零食回家的時候就大抵料到了此刻的場景,因為也有過幾次經驗,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還倉皇失措到想要報警的程度,後來也有少少幾次,無形之中成了某種默契,他一點也不想習慣,他覺得心裡有點小得意的自己真是太可惡了。

  他攬著赤葦輕輕搖晃起來。

  赤葦這人怎麼說呢,就是好強吧。跟凡事都喜歡掛在嘴上的自己不同,雖然也時不時在抱怨各種麻煩事,但真正遇到煩惱或壓力就不太知道怎麼抒發,不借助點酒精大概就要在心裡憋死了。

  在剛開始交往之際他也有段時間傻傻地認為只有他沒有赤葦不行,相形之下自己對赤葦顯得無足輕重,多年後看來也不是這麼回事。

  「嗚……」

  聽著對方悶悶的抽噎聲,木兔也不盤算著要他傾訴的一天。

  只是盤算著家裡的頭痛藥是否還有剩、剛買了些食材明天早餐要作什麼呢──他知道等到那時候,身上這人已經又復活過來,恢復以往可靠的模樣。

  就跟他一起裝沒事吧。


评论
热度(83)

© 辣炒海瓜子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