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筆堆放,以HQ同人為主!

【喜歡的CP,歡迎搭訕】
兔赤/クロ赤/黑夜久/鎌二/青二/金國/京矢/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皆可逆!)

【HQ/クロ赤】聽著看著,想著

※明明是很喜歡的兩校的戲份,我卻快被現在的連載虐慘了,好痛苦啊QQ

※依然沒有把文寫長的勇氣,但同為二傳手排球真的太燃了QQ,所以還是挑了一點比較想寫的東西出來縮一篇,如果不嫌棄還是可以看看聊聊XD!

※其實只是想寫「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了?」時其實就是淪陷的第一步啊!

※新年快樂!




  「吶、吶!你們有沒有試過那種感覺啊?就是好像想著想著,事情就成真了──」

  「那木兔前輩,請你想像一下自己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主將?」

  

  黑尾一邊收拾著場地,一邊側耳聽著今天依然吵吵鬧鬧的友校。

  「你很喜歡梟谷呢。」兒時玩伴幽幽一句,聽似隨意,對上的是對方如貓一般時而莫測的雙瞳。

  「他們很有趣啊。」黑尾瞇起雙眼勾起嘴角,弧度彷彿一如既往地從容。

 

 

  聽著看著,想著

 

 

  黑尾跟木兔是高一參加合訓就結下的孽緣。

  一個想對方跟自己一樣是後輩卻總是吵吵嚷嚷的,奇怪的是梟谷的高年級們好像對此也沒擺什麼臉色,總是無奈卻包容的樣子,其實頗令人稱羨。

  雖然吵了點,卻很耀眼呢──或許這麼想的不只他一人吧。

  另一個看似大大咧咧卻捕捉到了從球場一端不時投來的視線,毫不掩飾地直接對上,自信一笑,大無畏地收下了戰帖似的。

  合訓結束前兩人也交換了聯絡方式,除了兩校友誼賽,之後時不時的非正式約練也成為他們的默契,除了同行的雙方隊友,偶爾孤爪也會被帶出來,但在他真正成為音駒高校的一員前次數是屈指可數就是了。

  

  「啊,終於把私藏的二傳手帶到隊上共用了呢。」雖然早得知消息,不過木兔第一次看到孤爪身穿音駒的紅色運動外套,相形偏瘦小的少年變得惹眼不少。

  「哼,你自己不也帶了一個來嗎?」看到木兔傳來的訊息囑咐不用多帶人時黑尾就知道這回一定是有什麼特別節目了。

  那是黑尾與赤葦的初會。

  眼前的少年身長雖不比他跟木兔,也稱得上高挑,一頭黑髮東翹西翹,然而清楚露出的五官很精緻,表情平緩,看起來像個穩重而細膩的人。

  「黑尾鐵朗,副攻手。」黑尾率先發聲,一手拍在孤爪的肩上示意他打招呼。

  「……孤爪研磨,舉球員。」被包圍在一群身高超越一百八十的人中間,他的聲音比平常更沒勁幾分。

  「這是我之前在訊息裡有提到的赤葦!」木兔一臉得意,那幾秒間黑尾確定他看到赤葦蹙了下眉。

  「赤葦京治,也是舉球員。」赤葦補充,對音駒的兩人頷首,「請多指教。」

  嘛,聲音也挺好聽。

  眼神此刻淡淡的,黑尾卻沒來由地想,當之中波光流轉時必定很出彩。

 

 

  「抱歉、請掩護!」

  一傳的節奏被打亂,赤葦趕緊出聲,好在木兔及時把球往高處擊回前場,然而這樣就少了一個主力攻擊,網前的黑尾五指伸張,思忖著最後一擊的方向,卻是沒預料到的人起跳了,縱使他跟著研磨一聲「阿黑、小心!」同步跳躍也只來得及捕捉赤葦專心致志的表情、冷靜得彷彿全場在他的……算計之中?

  25對23,比賽結束,梟谷勝。

  黑尾不禁將視線投向仍有點氣喘吁吁的赤葦,目光不乏欣賞。
  而且他看準了這場夜久附近的接球實力較低,無形中自由人會更有責任心地擴大守備範圍,於此同時中間的模糊帶就更尷尬了。

  「那是暗號?」

  「黑尾前輩覺得是的話。」赤葦難得一笑,有詭計得逞的得意,黑尾一愣,隨即回以一個淺笑。

  此時的赤葦已經跟他逐漸認識,偶爾會跟木兔一起和他拌嘴,黑尾卻不覺得不悅,甚至反之。

  黑尾轉向木兔,說道:「雖然是友誼賽,下次見面還是會討回來的!」

  木兔挑眉露出挑釁的笑容,隨即又轉向赤葦,一蹦一跳地邊推著他邊跟其他梟谷球員們一起退回場邊檢討。

  「抱歉、我做了任性的舉動。」這個暗號也只是赤葦曾經無心提出,沒有想過要實踐的一天,畢竟他還是一個後輩,雖然很奏效但一時打破整體合作習慣讓他有點愧疚。

  「別在意,不失為一個新招啊。」梟谷的前輩笑笑,「友誼賽就是要趁機多嘗試。」

  木葉打趣道:「而且赤葦今天特別有幹勁啊。」

  赤葦仍是一臉波瀾不起,卻在稍後微微轉頭望向音駒,沒想到音駒整隊剛好講到什麼,頓時一起看著梟谷,他趕緊故作冷靜地回頭,黑尾看著他緊抿雙唇,不禁又笑了。

 


  雖說黑尾放話下次要討回來,那之後好一陣子他們都沒有互相對上,因為全國大賽賽程導致兩隊都很忙,休息時間也巧妙地錯開,於是黑尾再見到梟谷一眾時是和幾個隊友一起在體育館的看台上,這時音駒已經中途敗北,梟谷仍有很高的注目度。

  來打氣的親友們眼追著飛來飛去的球隨比賽氣氛起鬨,他校的隊員們分析著整個球隊的特點、觀察球員們的配合跟動作,黑尾的目光卻黏上一個球員難分。

  黑尾想他要上場之際應該是習慣性地掰著手指,那個少年好像沒有穿戴護具的習慣,修長的雙手也沒捆纏指繃帶,短褲以下的雙腿線條亦一覽無遺。

  果不其然。

  他還知道對方會在發球前的空檔拉拉腳什麼的,看似俐落精明,其實小動作還不少,不知是儀式般的舉止還是純粹是身體容易冷卻的類型。

  糟糕,意外地有點可愛呢。

  此時赤葦剛好抬頭巡視了一下二樓的看台,大概只是無心的一瞥,黑尾卻感到小小的心虛。

 

  當木兔一記直線扣球乓地一聲擊在場上而對手毫無招架之力時整場氣氛燃燒到最高點,眾人完全沉醉於他充滿力量的姿態,不停為梟谷歡呼著。

  梟谷自身更是沸騰,士氣完全被推至頂點,連一向瞇瞇眼的木葉都努力撐大雙眼,每個人又叫又跳,看起來怪滑稽的。

  「雖然木兔平常很欠揍,但這時候真是讓人熱血沸騰啊!」山本不禁讚嘆,「那扣下去的感覺一定爽死了!」

  木兔本人別提多誇張了,連平常一貫冷靜的赤葦也完全不計形象對著木兔歡呼,平常時而深沉、時而淡然的雙眼此刻單單純純只盛滿激昂,定定地看著他的主攻手。

  黑尾靠在看台欄杆上,雙手隨意地交疊,若有所思。

  「欸,如果給你舉這記扣球,你也可以激動一下嗎?」

  孤爪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就別把關注轉到我這了,阿黑。」

  黑尾趕緊收起一時小小的窘迫,重新望向梟谷的二傳手。

  這表情,真不錯啊。


 

  木兔天生張揚、吸人眼球,赤葦則是相反地低調冷靜,如果讓黑尾歸類,除了兩種時候:

  其一是站在球場上時。 

  其二就是在木兔身邊時。 

  

  身為友校,比賽結束後黑尾不忘留下來道賀,音駒的隊員們守在門口的柱邊,迎著梟谷出現。

  畢竟還在晉級賽中,這時梟谷的隊員們幾乎都已經冷靜下來,只剩木兔餘韻未過的抓著赤葦的外套邊甩邊嚷嚷:「怎麼辦我還是好激動啊!」

  「請放手,你這樣扯外套會變形的。」赤葦煩躁地皺眉,梟谷的其他隊員紛紛給他一個「辛苦你了」的眼神。

  直到小見一把把木兔從赤葦身邊扯開,指了指旁邊眼前的音駒一行人。

  赤葦的眉眼從一臉嫌棄緩和為謙恭有禮的樣子,其實黑尾也習慣了,只是莫名地不耐。

  「很出風頭嘛你們。」

  「恭喜了。」

  「連我們的份加油啊!」

  看到外校好友,木兔更是忍不住誇張他的喜悅:「Hey、hey、hey──你們有看到我那記扣球吧!」

  「要說幾次啊……」赤葦忍不住吐槽,手裡卻突然有股溫熱的觸感,是一個已經搓暖了的暖暖包,他抬頭與黑尾四目相接。

  「辛苦了,」黑尾知道他是容易手腳冰冷的類型,寒冷的天氣下舉球員分外辛苦,他又用眼神指向鬧騰中的木兔,「……各種方面。」

  赤葦微微一笑,不是場上得逞的詭笑、不是吐槽時的冷笑也不是無奈的苦笑,看來即使總是嫌棄地唸自家主攻手,其實心裡還是很滿足的吧。

  不常見的神情呢。

  發覺自己正這麼想的黑尾覺得這就好像是一種收集癖一樣。

 

  梟谷是集體搭小巴士來的,而音駒今天只是純觀眾,留下祝賀後便轉身離去。

  走在最後的黑尾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梟谷依舊是一派和諧的氣氛,連收拾用具跟球袋都很歡樂的樣子。

  他看木兔抓起赤葦的手時一縮,好像被冷到,趕緊伸出手想幫他搓暖卻被直接推上車,然後赤葦從梟谷的白色外套口袋中拿出暖暖包揉著。

  話說他也覺得梟谷的衣服在他身上很適合,球衣清晰俐落,穿著外套時那個白看著很舒適,彷彿整個人銳利的鋒角被潤飾而軟化。

  「梟谷也挺歡樂的呢。」黑尾感嘆,這種氣氛他在音駒的前兩年完全沒體驗到,縱然現在他們也更像一個無間的系統,略少了那份包容的柔軟。

  這多少讓他有點嚮往,所以覺得他們相互理解的默契、一家人似地互動很有趣,視線才不自覺地被牽滯了。

  「你很喜歡──」黑尾一掌堵住孤爪剩下的話,兒時玩伴從小培養的觀察力不容他小覷。

  「你別說啊。」

  說了就會開始想,想著想著好像就真的有那麼一回事了。

 

  「啊、都是你啊,研磨……」



评论
热度(44)

© 辣炒海瓜子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