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筆堆放,HQ、平成JUMP為主!

【HQ】
兔赤/クロ赤/鎌二/青二/金國/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 侑北 / 角名北

【JUMP】
慧擔,薮慧 / 高慧 / 島慧,慧相關雜食

【ytin】野にも咲く

承接野にも来た這一篇


04

   隔天,伊野尾發現中島把通訊軟體的短語換成了他彈奏那首歌謠的歌詞。
  嚴格來說,並不是他自己發現的,畢竟他沒有主動查看好友欄的習慣,甚至他不是很確定他們有沒有互加帳號。
  都是從身邊同學談論的話題中聽到的──這很符合他們一貫的關係,中島是班級核心人物,而他不過是教室諸多座位的其中一格,缺了只是看起來有一點點怪,填滿了似乎也只是剛好。
  「很奇怪啊。」這話題似乎背地裡跟自己有點關聯這件事。伊野尾在心中碎碎唸。

  他們下一次交談是在中午排隊買飯的隊伍中。
  「啊、那個,今天彈琴嗎?」中島轉過頭,在嘈雜的食堂中一個短短的問句顯得微不足道。
  伊野尾對於他的搭話一點也不意外,畢竟從早自習到數學考試,再到英文分組練習,整個早上中島幾乎都在看著他。先姑且不論為什麼自己會發現好了。
  但似乎出於某種細膩的體貼,中島不太在四周一群好友的情況下跟他搭話。
  「不啊,那只是剛好不想上體育課。」
  「有點想再聽一次啊。」
  中島的神態就像是總是考一百分的乖孩子,在第二十回時第一次開口討一顆小糖果當獎勵一般,伊野尾一時察覺自己的動搖。
  「欸──再看看?」
  中島回過身,跟上前進的添飯隊伍。
  伊野尾正鬆了口氣,前方卻飄來一句低低的:「好可惜啊……」
  ──明明,只是一首小學生也會唱的童謠不是嗎?

  午休的小眠中,伊野尾夢到自己坐擁一大片的土地,卻盡是飛揚的黃沙塵土,爬滿了龜裂猙獰的疤痕。
  一個商人帶來了工具、肥料與技術,自信滿滿地說要將這裡開闢成綠油油的大草原。
  伊野尾認真想了想,這麼認真的神態與萬全的準備讓他如何能不動心。
  但萬般躊躇後,他只說:「等我研讀了這方面的法規後再考慮一下吧,抱歉。」
 

05
 

  跟隨著老師的鋼琴伴奏,伊野尾的手指也來回在自己的大腿上踏著步,看似隨意而柔軟,卻一步步都踏在拍點上。倒是嘴上有一句沒一句地偷懶著。
  一整首曲子的時間,中島都低頭看著斜前方的伊野尾,彷彿旋律就是從那裡傳來。
  其實伊野尾就像所有一般的學生,每天安穩地上著課,在擅長的領域表現不錯,偶有幾科無法開竅的短處,在沒勁時蹺一兩堂課,遇上有喜歡的飯菜的日子格外注意課堂時間。甚至因為性格的關係,還算一般人中一眼看去稍嫌黯淡的。
  中島卻覺得他纖細的身後一定掩掩藏藏了一個巨大的世界,一個他來自的曠野。
  那裡有他所不知的森羅萬象。
  是不是只要跟上他的步伐,就能到達?

  放學後,快速收拾完桌面背上背包的伊野尾在經過中島位於最後一排的座位時,不經意地提起:「我課後問了老師,她說今天放學後到學校關門前教室都是開放的。
  「欸?」中島回過神來,意識到話語中的暗示時,伊野尾已經只留了個背影給他。
  等到中島將所有師長交代的事情收尾完畢、跟紛紛離去的同學們嘻嘻哈哈幾句完畢、一切完畢,已經又過了約莫十五分鐘。時常留到最後的他早已熟悉所有電燈電扇的開關位置,卻從未以這般的速度與流暢度將一切打理好。
  疾步走下樓梯,音樂教室與人潮流向的校門是反向,愈是前進,嬉鬧的悉窣愈是遠離。
  直至樹葉在微風中擺動的呢喃也能遮掩住遠方人群的紛亂那一刻,就能聽見那個人的琴聲。


  春が来た 春が来た どこに来た?
  山に来た 里に来た 野にも来た
 
  花が咲く 花が咲く どこに咲く?
  山に咲く 里に咲く  
  ──野にも咲く


  空無一人的音樂教室,中島卻停在門邊,最角落的位置。
  他看著伊野尾的背影──雖然是背影,卻是「可以跟上」的意思。


06
 
  回家的路上,伊野尾難得地跟中島說起自己的事。
  例如說,之所以彈奏這首童謠,是因為他週末在媽媽好友的小教會裡幫忙,替小朋友們的表演伴奏;又例如說,他喜歡吃白米飯,雖然這中島早就察覺了。
  儘管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句子,沒什麼章法的絮語。
  紛亂地在荒原上冒頭的新芽,有一天能變成隨風律動的模樣。


(つづく)

很久不見,抱歉開學後又重回現實的懷(輾)抱(壓)
但依然沒有停止地天天嗑
目前是一個孤身嗑的隱藏(?)飯,交友歡迎→
不過如果有人看了文覺得有一點心情不錯就很開心了,感激('ω'︎ )


评论(8)
热度(14)

© 排骨上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