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筆堆放,以HQ同人為主!

【喜歡的CP,歡迎搭訕】
兔赤/クロ赤/黑夜久/鎌二/青二/金國/京矢/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皆可逆!)

【HQ/クロ赤】Stubborn Romance

※我抱著一顆クロ赤的心寫,但感情狀況是兔赤←クロ,原諒我不太知道該怎麼標XD|||


  冥頑不靈。

  卻奢侈盼望。


Stubborn Romance


  會一直記得,並且一直記下去。

  身側的人雙手抱在胸前,露出一截勁瘦有力的手腕,黑髮比上次見面時長了一些,翹得不像少年時代那麼精神奕奕,高挑勻稱的身材依舊,然而是一身休閒裝扮在高聳弧狀壟罩的體育館內顯得不如往日身著球衣時搶眼。

  不變的是他注視著球場的眼神,溫柔滿溢,說不定更甚以往。

  

  一時間群眾的歡呼滯塞館內所有空氣,讓靜默著的自己感到片刻的抽離,彷彿真空之間,只聽到一句話,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加強了這種不真實感。

  「還是那麼耀眼啊,跟以前一樣。」

  睽違了近四年,黑尾費了好大一番勁才換來一句從容不迫。

  赤葦有點詫異地轉頭看向站在他身側的男人,一瞬的神情像是驚喜,下一刻的頷首又好似瞭然,說著那人一點也沒長進,卻勾起嘴角,神情明朗,不覺這幾年間自身柔和的變化。

  黑尾無奈地發現他竟感覺欣慰,接收對方的暖和而舒緩,潤成了一刀。

  「是一場很精采的比賽啊──不過跟赤葦你說這個……你也沒在專心看吧?」黑尾輕佻地笑笑,他感到這時候他需要點表情。

  「我是個不稱職的觀眾沒錯。」赤葦坦然接受調侃,他有自知,從他關注那一名球員遠勝於球的來回那天開始,他就不是個盡責的球員跟觀眾了。

  「陸續散場了,你要等他?」

  「不,他們要賽後檢討跟慶功,我擠電車吧。」

  「……我可以載你喔?」

  他不知道想聽到的是什麼答案,不曉得心裡是否想讓這次相遇繼續延長,就像他還捉摸不透避了幾年卻又主動搭上話的自己究竟有何居心。或許他就是想開口,至少讓此刻彼此間的空氣流通起來。

  「那我恭敬不如從命,麻煩了。」

  他還記得大學時代有一次因校際球隊交流而到了木兔的學校,他有瀏覽過參賽隊伍,所以看到赤葦出現時還小小驚喜了一下,而那種愉悅卻理所當然地伴隨黯然。那次交流結束後他們在木兔當時室友鬧空城的宿舍敘舊到很晚,意識到該散會時他很自然地提出了載赤葦一程,然後他大概第一次看到赤葦微微無措而窘迫的神情,客氣地表示不用送了。

  那時電車都沒了,只能是留宿吧。

  他沒有刻意空下他的後座,備著一頂安全帽一直在那,只是剛好那之後他也沒有載過誰而已,好幾年,彷彿某種註定。

  他想起一種說法,沒有一種發生是偶然巧遇,都是長別重逢罷了。


  回去的路程黑尾下意識地騎經了高中的生活帶,有屬於自己的生活圈也有和對方共同交集的,然而屬於自己的也是單方面緊繫著他的。場景空間永遠與感情相融,密不可分。

  他們偶然搭上幾句話。

  他想拜託風別一直把赤葦的氣味往後方拋去,然而他無能為力就像無法讓回程的路更長更遠。

  赤葦脫下安全帽,頭髮被壓得往一方微歪,黑尾知道自己仍為偶然流洩的可愛感到動心,他早就知道了。

  「黑尾前輩要上來喝杯茶嗎?」

  「你現在是跟木兔那傢伙同居吧?」

  「……是。」

  黑尾苦笑。

  「那當然是──不要啊。」

  赤葦自然明白對方話外之音,不禁皺起眉。

  「我好像很失禮,真是抱歉……那我先告辭了,很感謝。」

  幾乎是在赤葦轉身踏出第一步的同時,黑尾伸手扣住他的肩膀,赤葦感受到後方人的氣息整個欺上來,路邊沒什麼人,空氣瞬間混濁而重了起來,黑尾另一隻手從後環過他,近似於擁抱,卻只是將一張小卡片塞進背對著的赤葦手裡。

  「這是我現在工作的地方,手機有換過。」

  那是他的名片,相識多年卻有彷彿初見的場景,他內心莞爾。

  「需要幫助都可以找我,隨時隨地。」

  赤葦的手與他隔著一張紙卡相連。

  「其實我、怎麼說,個性不是很好吧?」

  「欸、你可別誤會啊,雖然我的舉止可能有點怪,不過希望你和木兔分手什麼的,我可是一次也沒想過!反而──」

  赤葦將他們共同握著的名片抽走,回過頭看向高中時代開始的友校前輩,因為很近的距離,一小段身高差也使他抬頭。

  「我知道。真的,黑尾前輩真的很好──」

  別說了。

  「喂,不准說了,小心我哭給你看啊?」


  「下次,還是請你上來坐吧。」

  「可以啊。」


  反而,希望你們能幸福快樂一輩子。

  等到那一天,他就可以死心了。


  願永作你的靠山。


评论(4)
热度(49)

© 辣炒海瓜子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