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筆堆放,以HQ同人為主!

【喜歡的CP,歡迎搭訕】
兔赤/クロ赤/黑夜久/鎌二/青二/金國/京矢/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皆可逆!)

【HQ/兔赤】日不落

※投射個人感情過多導致有點歪,真是很抱歉OTL

※文中出現微量歌詞的歌是Shela的days,棋魂的一首ED,有興趣的可以聽聽,每次聽完總覺得感觸良多,我覺得也非常搭棋魂的感覺(搭配當時的劇情是佐為消失的那一段QQ)


日不落


01

  「哇,赤葦你的手好冰啊!啊、難不成,你在緊張?」

  「……有一點吧。」

  一年級就作為正選上場,何況還是備受期待的強豪學校。

  「欸──你可是跟最強的主攻手在同一隊啊,最強的主攻手的二傳手當然也就是最強的二傳手啊,沒什麼好緊張的!」

  依稀記得後來木兔好像被當時高三的前輩們吐槽了些什麼,不是很有印象了,只記得對方的手中傳來的溫度,成了他那幾年作為一個二傳手的倚仗。


02

  「你最近都愁眉苦臉的耶,赤葦。」

  「畢竟我不能靠四肢錄取大學,在校成績還是挺重要的吧。」

  「喂喂喂,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諷刺我嗎!真是太失禮了,赤葦!」

  「啊、抱歉抱歉。」說著,然而連頭都沒抬一下,緊盯著桌上的試題本。

  「我記得你成績不是挺好的嗎──等一下,千萬別說『跟木兔前輩比當然算挺好的』,你想這麼說對吧?我已經看破你了!」

  無視於木兔唸唸叨叨一長串,他只回了簡單一句:「請握手。」

  「啊?」

  後來木兔握著他的左手,而他的右手解開了一道又一道的難題。

  

  「抱歉,握了這麼久嗎?因為太像我家的小狗了……」

  「赤葦!」


03

  應試大學那天,木兔原本想要請掉一整天的練習去陪考,怎知練習是請掉了,他家卻臨時說有很重要的聚餐務必要參加,然而如此木兔仍然堅持早上要騎機車送他去考場。

  「Hey、hey、hey──我的赤葦可是最強的,絕對沒問題的!」

  「多謝。」脫下安全帽,木兔幫他把圍巾圍得更緊了些。

  「要那個嗎、握手?」

  他按住木兔想要脫掉手套的動作,說:「不用。」

  「欸?這次這麼有自信啊?了不起嘛。」

  頓時心裡千思萬緒,他突然覺得在這麼重要的時刻前矯情一次也無妨。


  「木兔前輩,你知道嗎,感受到自己被愛著,會給人一種不得了的自信呢。」

  他知道木兔喜歡他現在的模樣,自信沉穩,笑得一季綠意盎然。



04



05



06

  「赤葦前輩,其實我超仰慕你的,每次看你報告都覺得……」與他一起搭電車的是小一屆的學弟,「怎麼說呢,很有自信的感覺?」

  「也還好吧,可能那幾次準備比較充分吧?」

  「哈哈,不是耶,前輩大概自己沒意識到吧,因為那種感覺很自然。」

  「是嗎……那應該是借來的。」

  「借來的?」

  「嗯,忘記還了──話說,車門好像快關了,你住這站吧?」


  一出車站他便戴上耳機,讓初春的夜晚不那麼靜謐。

  他的租屋處較為偏僻,出了車站還要走一段路,而這段路通常入夜後便杳無人煙,他也喜歡這種回家前的獨處時光,一邊渡步,可以想的事情很多,夜幕與相隔一定距離就出現的路燈均質了歸程的畫面,而與他漫無邊際的思考劃在同個情境裡。

  沒人與他共享過這一段路。

  儘管他潛意識裡或許想帶那個人來走一遭,然後任性地指控,在這段沒有東西可以帶走注意力的路途中,沒有雜念的時候,他沒有一次沒想到對方而淡淡黯然,而他安不上一個罪名。

  再回想起來總是最開始、最單純的時候,一切滿足快樂,有時候他甚至感覺那些痛苦掙扎、心中翻騰得彷彿尋死覓活,根本就沒發生過。

  初春的夜晚依然寒冷,他把雙手放進外套口袋裡取暖,播放著音樂的手機微微發燙,仍執意唱著:


  在同樣的時代裡

  與你共同存在的奇蹟

  真的很令人開心

  下次跟你碰面的日子啊,一定……



  "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快樂啊!"

  他送出一條訊息,而對方也在第一時間回覆。

  他曾想,會不會在對方明媚耀眼的生活中,自己就是個過客。

  同時他也自信,在對方的生命中,再也不會出現一個人,與他共纏許久、相互拉扯,扯下一堆痕跡在彼此未發生的未來裡。最後,仍每年平平淡淡地互傳著情人節快樂,卻再也沒一點關係。

  

  明明如此,他卻覺得一切都足夠了。


评论(4)
热度(41)

© 辣炒海瓜子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