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筆堆放,以HQ同人為主!

【喜歡的CP,歡迎搭訕】
兔赤/クロ赤/黑夜久/鎌二/青二/金國/京矢/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皆可逆!)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08-09

※剛被銀魂虐回來,寫兔赤治癒心神QQ,一樣歡迎同好!

 

08 冷水澡 

 

  「呃!」

  木兔剛好經過浴室前,隔著門板聽到赤葦煩躁的一聲咋舌。

  「怎麼了?」木兔緊張地一把拉開拉門,撞見赤葦一絲不掛地站在蓮蓬頭底下,水珠流淌的痕跡跑遍全身,平常不安分亂翹的黑髮也濡濕著服貼在臉側,身體幾處還有泡沫未沖刷乾淨。

  「欸──你怎麼沒鎖門啊──」木兔手還推著門板,愣在門口。

  「怪我嗎……你都知道我在裡面了。」赤葦無奈地回話,想想反正彼此都袒裎相見不知道多少次,對方的脫線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嘛,我剛洗到一半突然沒熱水了,快把門關上,冷死了。」

  木兔很聽話地馬上關上門。

  「謝──你為什麼是在門的裡面啊。」

  木兔天外飛來一筆:「赤葦,我們好像很久沒做了耶。」

 

  「哧。」赤葦不明顯地臉紅了一下,其實他的膚色底色算白,只是長期露在外面的臉跟四肢都被曬得跟木兔差不多的深淺,木兔一直對那短褲褲管、短袖袖口之際的色差區情有獨鍾。

  赤葦這麼毫無防備地讓他一看,這種偏好瞬間轉換成血液裡的熱流。

  「我幫你吧。」赤葦開口,聲音一如地安定混雜一絲無奈。

  「喔……」木兔反射性地以為再度被駁回,頓了兩秒才意識過來,「赤葦!」 

  「你還站在那邊幹嘛,快把褲子脫了。」盯著一張一合薄薄的雙唇,木兔確定說這番話的是赤葦本人沒錯。

  木兔帶著微微的不真實感靠近對方,但手腳立馬麻利地把自己剝個精光。

  赤葦躬下身坐上浴室裡的小板凳,木兔低頭就可以看到他被水打得一綹一綹的黑髮,無章地傍在他的雙頰旁、耳後、頸間,偶然還能得到一個向上望的眼神,那眼神常年淡泊寧靜,攻陷起來分外令人有成就感。

  甚至他的鼻頭還懸著一顆欲滴的水珠,而那張精緻的五官前就是自己已經興致勃勃、高張充血的部位。

  雖然做過不少次但赤葦主動要獻上服務的次數屈指可數,木兔覺得自己差點就要像少女漫畫裡的主角一樣十指捂臉,但還是要留下可以窺看的縫隙。

  「木兔前輩,等下請千萬不要叫得太大聲,會被鄰居抗議的。」赤葦說,「嘛,那我開始了。」

 

  赤葦舉起手中的蓮蓬頭,硬生生對準了木兔的下半身。

  「啊、赤葦!好冰!很冰欸!很冰很冰很冰欸!」

  「就叫你不要叫得太大聲了。」罪魁禍首一邊繼續用蓮蓬撒出的冰水以最高速沖掉自己身上殘存那些快乾涸的肥皂,然後馬上關水,迅速地大略擦拭一番就圍著浴巾、套上T恤離開浴室。

  「怎麼辦,赤葦,我覺得我可能再也站不起來了……」

  「啊,這樣嗎,那我就輕鬆多了。」

  「赤葦!太殘忍了!」

  赤葦一手啪地一聲把木兔未完的抱怨悶在充滿涼意的浴室裡。

 

  那個人明天一早還要出門比賽呢,還有那麼多精力黏上來也真是服了他。如果真的順他意做了,明早就沒人能叫他起床了,那還得了。

  赤葦邊渡步回房邊思忖著各種待辦事項:查看熱水器、先幫木兔熱杯牛奶後收尾一下昨天還沒打完的報告、明天早上要起床準備便當……

  ──不過還是先解決自己的問題吧。

  在進到臥室以前他先拿了一包全新的衛生紙。

 


 

09 初見回憶(應該有續篇)

 

  「喲──Lucky!」木兔看見合作社的架上只剩最後一個的炒麵麵包。

  然而握下去的觸感卻不是鬆鬆的塑膠袋,而是微涼的、有點軟軟的,人的肌膚。

  「啊、抱歉。」是一把好聽的嗓音,像常溫的開水一樣不冷不熱,被木兔包覆住的那隻手馬上縮回去,禮讓之意相當明顯。

  木兔看了手中的麵包幾眼,咬牙一忍,硬是叫住對方:「嘛,還是給你吧!是你先摸到的!」

  赤葦看了下木兔,他身上的制服已經有點褪色的痕跡,穿著方式也挺隨意的,不難看就是了,而很明顯不是新生。只是這個前輩還真是張揚,從一驚一乍的大嗓門到被高高梳起的角鴞般的髮型,感覺應該用了不少髮蠟。

  啊,是這個人啊。

  「沒關係,前輩拿去吧,我也沒有特別偏好炒麵麵包啦。」

  「不──沒有偏好怎麼會在這麼多種麵包裡偏偏挑上它呢!我可是想了四節課終於想好今天要吃什麼口味的!你應該也很苦惱吧!」

  「不……」

  「身為一個前輩,這點風度、這點運動家精神我還是有的!」木兔忍痛將麵包塞到後輩手裡。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與其讓這人在合作社裡一直大聲嚷嚷,乾脆收下息事寧人好像是個比較好的辦法──如果他的眼神可以不要這麼戀戀不捨地跟隨著麵包的話。

  「呃、前輩,不然我們一人一半吧?」赤葦無奈地提議,反正他還有另外帶飯。

  「喔!好主意!」前輩的風度已然煙消雲散。

  並肩走出了合作社,木兔的視線沒有離開過他手上的麵包,赤葦無奈地撕開包裝袋,讓對方緊緊盯著他小心翼翼地將麵包分成兩半。

  「喔!」木兔突然一聲驚呼,讓赤葦很緊張地低頭查看。

  啊?這二分之一應該分得滿平均的吧?

  「你的手指很好看耶!」

  「什麼跟什麼啊……」等赤葦意識過來的時候吐槽已經出口了,好在木兔已經完全被炒麵麵包吸引過去,大口嚼著看起來樂得不得了,大概什麼都沒發覺。


  如果不是後來加入排球部第一天時木兔指著自己大喊「是手指漂亮的學弟!」搞得自己備受部員注目,這大概還算是一段挺可愛的回憶吧。

  關掉抽油煙機的瞬間總有種從抽離狀態回歸現實的感覺,赤葦將手中剛炒好的炒麵裝盤,大聲把臥室裡的人叫出來開飯。

  「我想起來一件事。」

  「唔?」木兔一如既往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兩頰塞滿食物看著他。

  「你好像欠我半個炒麵麵包的錢。」

  「什麼?有這檔事?你也太斤斤計較了吧,赤葦!」

  「剛看新聞說日幣又貶值了,算你賺到了吧。」


评论(11)
热度(74)

© 辣炒海瓜子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