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筆堆放,以HQ同人為主!

【喜歡的CP,歡迎搭訕】
兔赤/クロ赤/黑夜久/鎌二/青二/金國/京矢/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皆可逆!)

【HQ/鎌二】Drunks

※原本是老夫老妻系列,為了正在進行的較長篇的鎌二練筆,卻發現根本不老夫老妻啊就獨立出來了!通篇二口沒醒過^Q^(汗)

 

※我最喜歡keiji再來就是kenji了!(所以?)


 


 

Drunks

 


  「這就是我們伊達工業的新鐵壁──」

 

  「最強鐵壁──」

 

  清脆的玻璃杯敲撞聲,鎌先看著又乾杯一次的新舊主將,恨不得將燒肉店裡瀰漫的煙霧當成菸來抽一把,明明是要歡送三年級的畢業聚餐,卻是二口這個學弟先行醉倒,一句一句胡言亂語著,好險店內沒剩多少人,老闆也認識偶爾來大啖一頓的排球隊。

 

  「鐵壁你頭啊!今天出糗成這樣,看你以後怎麼當你的主將!」鎌先嘲笑,原本畢業還有點感觸的情緒都被搞沒了,「話說茂庭,看不出你實力驚人啊。」

 

  整個人歪斜在青根身上的二口對於外界對話的感知大概僅剩捕捉關鍵字的能力,聽到前主將的名字,二口晃了晃,眼神勉強對上坐在正對面的茂庭,伸出手看起來一臉要哭出來的樣子,聲音甚至帶點哽咽:「茂庭前輩……不要走……」

 

  「噗!」鎌先差點將口中的麥茶噴出來。

 

  「哈哈哈哈──」若干杯下肚仍然清醒的茂庭忍不住跟著大笑,「不行啊,二口這樣子……哈哈哈──」

 

  「沒想到二口喝醉後是這樣子啊。」笹谷好像理解了某種運作邏輯,「青根?」

 

  「青、青根……我們要……鐵壁!全國鐵壁!」二口一頭栽到青根胸口,青根不發一語眼神卻向鎌先飄過去,搞得被注視著的人心裡一陣心虛,只能朝青根擺擺手,大有「不用管我」的意思在。

 

  「好像有點可以理解?」作並說。

  「全國冠軍!全國冠軍一定是我們伊達的鐵壁的!」黃金川高聲附和。

 

  笹谷再度挑戰新的關鍵字:「鎌先?」

 

  沒想到沒有再獲得新的回應,二口只是一個勁地埋在青根胸口,八成是差不多失去意識了,鎌先也不知該慶幸還是惋惜沒有聽到對方的酒後心聲。

 

  「不過有點感觸呢,二口啊,真的整個人伊達工排球了呢。」茂庭一邊擦著笑出來的眼淚一邊說,「我們確實該撤了──各種方面的。」

 


 

  出了店後個頭不小的二口才真正成了一個大麻煩,最有體型優勢的青根在眾人期待下把他背起來,奈何二口一被抬懸空就開始胡亂扭動拍打,平常都擔任被二口翻譯的角色的青根難得跟他互換工作:「……錯了。」

 

  然後直直地望著鎌先,引領著整隊的視線聚在他身上,不點頭也不行了。

 

  奇怪的是被鎌先背起來後二口還真的不打不鬧了,終於安靜下來的臉看著還挺溫順,頭頂的褐色髮旋也是柔和的線條,只是身體又黏又熱沾得他有點難耐。

 

  「連醉倒了都不忘找你碴。」茂庭笑笑,「你就當前輩當到底吧。」

 


 


 

  後來他們各自道別,雖然不能確保下次見面的時間,但一如既往鬧騰的氣氛沖淡了白日典禮仍瀰漫著的傷感,就好像這只是某一次比賽完的慶功一樣。

 

  「GO、GO、Let's go……Let's go、伊達工……」難搞的後輩在他背上喃喃夢囈,跟往常一樣令人頭痛。

 

  方才茂庭的話雖然有點語焉不詳,鎌先卻完全懂他想表達的意思。

 

  背上這個人,一年級時就擺出一副隨時會抽離的高姿態,他也了解他討厭過於投身任何事物的略為消極的想法。

 

  還是同樣一張隨時在挑釁他的嘴臉,如今喝醉後開口閉口都是球隊相關,也已然是肩負整個球隊的主將、新一代的王牌。

 

  「Let's go、伊達工……」

 

  並且鎌先相信他一定能做得很好。

 

  「整個栽下去了啊你。」


 

  鎌先就這樣背著他,循著一同走過無數次的歸途緩緩渡步,想著從入部到初遇、從初遇到各種比賽、從各種比賽到今日,微微的惆悵讓他多少開始理解二口凡事不願太認真的人生準則。

  如果再不把背上這人放下來,那溫熱的吐息恐怕要融入他的身驅。

 

  「怎麼辦呢,你這小子……」

 

  整個栽下去了啊。  

 


评论
热度(18)

© 辣炒海瓜子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