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筆堆放,以HQ同人為主!

【喜歡的CP,歡迎搭訕】
兔赤/クロ赤/黑夜久/鎌二/青二/金國/京矢/五色白/瀨見白/川白
(皆可逆!)

【HQ/兔赤】老夫老妻三十題06

※繼續腦洞開很大,可能因為是老夫老妻系列的關係XD?

※木兔是個愛糾結的少年,感覺這方面赤葦反而比較霸氣


06 睡前故事


  那是他們剛開始打職業排球後不久的事。 

  他們前後踏入職業排球界後相聚的時間大幅縮減,完全不比學生時代,更遑論幾乎天天共處的梟谷時期了。雖然都在同個城市,兩人的租屋處也選擇離各自球隊更近的地方,在密集訓練期如非特意相約,還真的見不上一面。 

  還好他們在這方面都不太偷懶,只要不是最忙碌的時刻,總會很有默契地輪流到其中一方的家裡共寢。 

  但如果其中一方不在東京又是另一回事了。

 

  「木兔前輩,你下週要去關西吧。」好像是疑問的語句卻是肯定的語氣,赤葦坐在木兔家的軟墊上做著核心肌群的訓練,一邊提到。過了好幾年他們之間的稱呼也沒有改變,赤葦覺得既然都是同行一定會說到或遇上彼此,不用換來換去省得麻煩。

  或者也可以當成某種情趣? 

  「是啊,你們隊倒是拒絕了嘛!」木兔則是在一旁為下週的聯賽清理各種相關用品。 

  「我們隊最近不少換血嘛,討論出來覺得最近先整頓內部比較重要。」赤葦把雙腿平舉在空中一陣子,而後持續併攏著向左擺下,剛好懸在坐在椅子上的木兔身前。  

  木兔正想調侃經過了幾年才自然地做出這些可愛小動作的赤葦,卻發現對方的視線從天花板直鉤鉤移向自己。 

  「一陣子看不到了呢。」然後視線再移回空無一物的天花,像是喃喃自語一樣,「嘛……雖然密集訓練的時候其實也是……果然感覺在不同城市還是有差?」 

  「Hey──你這是在撒嬌嗎?」木兔無法抑制地挑起眉毛、勾起嘴角,雙手捏住赤葦每到了冬天總是比較冰冷的腳掌,放在自己的腿上,試著把它們搓暖,並感受到雙腳主人放棄施力而將重量放在他身上,「果然會想我吧?」 

  「啊,你應該沒在球隊擺出這張臉過吧?還是其實已經被其他隊友討厭了?」 

  「你就不能可愛超過一分鐘嗎!」 

  但木兔開心地發現對方也沒反駁會想念他的事實。 

  「你現在一定在想著什麼自肥的事情,好煩啊。」 

 


  然後下週開始,赤葦每天晚上固定接到了木兔的電話。雖說他們本來也會彼此通話或視訊,但時間倒是不太規律,尤其是出外比賽的時候大多時間都要配合球隊。有時候電話響了很久轉進語音,大略就是在練球;電話響了兩聲直接被掛掉,大略就是在討論戰術。  

  老實說要這樣定時撥電話也是費了木兔一些勇氣。他們都剛轉進新的跑道,壓力來自這個投注大量熱情的行業也來自感情,即便認識多年、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算太短,但相處的時間跟模式突然改變還是讓人不安。

 

  大概持續到第四天,赤葦看完一場比賽紀錄後發現已經倏地過了平常會接到電話的時間好一陣子了。都過了十二點,討論戰術也不至於,是對方已經先睡著了?應該不會有什麼狀況吧? 

  隨手傳了一封「今天還順利嗎?」的訊息過去,沒想到不到三秒鐘手機立刻大聲作響。  

  「你還沒睡?」 

  「剛看了一場比賽,差不多該睡了。」想想,再補了一句,「我以為你睡了。」 

  「剛才是不小心睡著了一下發現睡過了時間點……」所謂了時間點是木兔與赤葦長期生活下來發現對方大概在那個時間是最放鬆的,想來打電話過去大概沒什麼問題,「啊,你還是去睡吧?」 

  赤葦莫名感到煩躁,不知道為什麼近期以來他常從木兔的言行舉止回憶起在梟谷排球部時對方時不時會陷入的「消極模式」。 

  「木兔前輩……你現在是在沒自信嗎?」 

  「欸、啊?什麼沒自信啊?」顯然是被戳破了。 

  赤葦嘆氣:「算了、算了,我要睡了……」 

  「那我掛──」 

  「所以前輩繼續講吧,總覺得沒有睡前故事好像睡不太著。」 


 

  之後還留在東京的幾個高中排球老友敘舊時,已經又回到自信模式的木兔在微醺下用力攬著赤葦的肩膀跟大家吹噓:「赤葦當時還說睡前沒接到我的電話就睡不著呢──Hey、hey──」  

  「嗯……木兔前輩向來講不出什麼有趣的事,聽一聽就睡著了。」 

 

   

评论(2)
热度(55)

© 辣炒海瓜子2.0 | Powered by LOFTER